用户:  密码:  验证码: verify code
当前位置: 中国进出口大豆网 - 国外动态 - 正文

转基因大豆专利到期意味着什么?

来源:GLP   |   时间:2015-03-04 12:32:29   |   浏览:2742

2015年3月标志着转基因食品进入一个新时期。这是第一年,农民能够种植“非专利版的”抗草甘膦大豆;该大豆由孟山都公司于1996年研发上市,是全球第一个获得专利保护的转基因产品。这种情况下,许多对大型综合农业公司持有种子知识产权的谴责不再适用。

对于许多转基因的反对者而言,专利是这场战争中的一个关键点。有机消费者协会(一个游说团体)就担心企业对植物的生命争取专利权。在一篇博客文章中,该组织的两个领导发问:

在人类赖以生存的如此基础的事情(比如种子)上,为什么我们要拱手让出控制权?在历史和科学已经证实种子的多样性对作物能够在苛刻气候条件下生存是必需的时候,为什么我们还要依从生物技术公司的计划,而它们只推销少数的单一作物商品?

文章引述反转斗士Vandana Shiva的话:“种子是在全世界范围内传统的多元化耕作体系的核心,而我们已经将它变成一种强大的商品,用于垄断食物系统”。

对转基因产品多有指责的环保组织食品安全中心(The Center for Food Safety)争论道,当前的专利体制已经导致种子产业进一步巩固,导致相应的种子价格上涨。

不过,仅以对转基因专利的担忧来划分挺专派或反转派并不合适。这是一个更宏大的故事,而转基因产品不过是其中的主演之一。在美国、欧洲和许多其他发达国家,可以对任何种子申请专利保护——无论是转基因或是非转基因的种子。

Jim Myers是美国俄勒冈州立大学蔬菜育种和遗传学教授,他认为专利的一个弊端是其让研究者束手无策。他说,“在专利之前,有许多创新来自于种质贸易(种质germplasm,指植物的遗传物质)。而现在,每一个人都拥有自己的一套材料,不共享……我的感觉是,由于缺乏对他人项目的了解,我们此刻正在错过什么。”。

俄亥俄州的民主党派众议员Marcy Kaptur坚信专利法虽不致于完全废除,也亟需修订。她曾四次提出法案,想让美国农业部负责制定并从种植户那里收集种子税金,包括对农民自留种抽税。她的意图是想让这些费用比孟山都或其他种子公司当前的收费标准更低一些。“公司应得合理利润,但不是过高的报酬”,她说,“大豆不是孟山都发明的,是上帝。我不完全接受这样的观点,即公司应该控制到粮食作物繁殖那样的程度。”

鉴于这些尖锐的批评,重要的是指出为什么专利应当如此。杂交种自1930年起即被专利保护,并在全球范围内被广泛接受,认为是农业中选育创新所必须的。私人公司为研发杂交和转基因种子并引入市场做出了巨大投资,联邦最高法院和许多国际法庭屡次维持原判,认为如果没有专利,该创新在很大程度上都是不可能发生的。

杜邦公司全球法规事务部的一位教授Wendelyn Jones引用了一项2011年的调查,该调查发现2008-2012年间,新的植物生物技术性状的平均成本为1.36亿美元。此外,一个产品从基因发现到最终商业化的平均时间为13年。如果得不到某种形式的保护,要维持这样巨大的投入是极其困难的。

不过,这些综合性农业公司同时也不遗余力地维护其知识产权,落得声名狼藉。孟山都曾起诉140名农民私自保留抗农达大豆种子。其中一个与孟山都对簿至最高法院的案例是印第安娜州的农民Vernon Bowman。

Bowman从粮仓购买来通常用作动物饲料或加工的大豆,在当季用于第二轮种植。他认为,农民之前已经付过一次技术费用,因此孟山都不应当再次收费。法院作出了有利于孟山都的裁决。

这就是激进主义分子们所指责的企业力量在食品系统发挥作用的焦点。所以,现在第一个转基因种子专利行将到期,这对于未来有何预示?它会引领食物正义激进分子们所宣扬的更公平的食物体系吗?

Frederick Kaufman是《“押宝”农场:食物是如何变得不像食物的》(Bet the Farm: How Food Stopped Being Food)一书的作者,他在书中写道,食物正义的拥护者常常诋毁转基因产品,其实他们应当另辟新径想想如何改变现有的食物系统:

开源转基因生物是食物正义拥护者的一个新想法,他们曾集中火力通过消费者主张和政治改革来减少孟山都的市场占有率……但是,转基因不等于孟山都和先锋。是时候把舞者从舞蹈中拉出来,并承认它可能会对抗大农业并利于科学进步。

Ramez Naam,计算机科学家、未来主义者,对于开源生物技术如转基因性状专利过期的未来作出了相当积极的预测:“我相信,这是转基因作物新纪元的开端,随着研究费用的下降、更多的非盈利性工作、以及越来越多专利过期,这将是一个更为多样化的新时期。”

他预测将有一场生物技术改革,不是依靠垄断,而是依靠公开竞争,这将有助于激励越来越多的转基因食品。

事实上,已有一些开源生物技术运动萌芽阶段的例子。水稻基因组测序工作完成于2004年,是第一批向科研工作者以合作方式公开的作物基因组之一,包括世界各地的公共研究中心小组。今天,许多非洲当地的作物已经完成测序,并向研究人员公开。

对基因组的共享有助于加速解决问题,但它不能避免公司将他们创造的产品授权出去,因此,鼓励基因组序列共享并不意味着完胜。

Kaufman在谈话中提到Séverine Dusollier的工作。Dussollier是一位知识产权的拥护者,他认为,“水稻基因组项目将大量信息放在公共区域,其中大部分信息使得私人公司得以开发应用产品,如遗传标记、与营养有关的特定基因型、新纤维品质或是除草剂靶标基因,并将这些应用申请专利保护。”

转基因大豆即将过期的专利会被看成开源生物技术可能实现的一个鼓舞人心的信号,不过,对农民来说,这很可能仅仅意味着在特定的条款下从非专利转基因大豆中获益的一扇小小的机会之窗。

首先,种子可能含有多层专利保护。许多公司拥有对种质资源的专利权,它适用于任何种子,并不仅仅是转基因的种子。在孟山都转基因大豆的案例中,种子公司可以从孟山都那里获得授权使用其性状,但使用他们自己的品种生产种子,而这些品种也很可能有专利保护。因此,农民如果希望保留转基因抗草甘膦种子用于再种植,可能需要在实际操作前与他们的种子供应商进行再三确认。

诚然,开源运动的蓬勃发展可能比终结转基因性状专利需要花费更多。某些科学家已经开始做出一些努力,看看种子本身免费需要付出些什么。

种子资源开放促进会(OSSI)由威斯康星大学的公共科学家Jack Kloppenberg领导,已经发现很难用软件的开源运动来定义种子的开源运动。以合法的方式签订使用者协议的细节问题已经证实这比运动最初的想法更难实现,由于用于植物知识产权和软件知识产权管理的法律并不相同,使得简单复制开源软件运动的想法比看起来更为困难。

此外,OSSI可能对蔬菜有效,因为只有比较少的蔬菜品种申请专利,但商品作物的种质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专利保护。这一改革因此必须尽快开始,威斯康星大学的一名蔬菜育种家Irwin Goldman说,“开源运动在蔬菜方面仍然有机会,但只要专利局这个瓶颈存在,我们的机会就非常有限。这可能是十年前发生在玉米上的故事又在胡萝卜和洋葱这样的作物上重演。”

不过,也不是所有抗除草剂大豆的非专利版本都会继续限制农民留种。比如,阿肯色大学宣布上市首个具有抗农达性状的公开大豆品种,用于今年春季播种。它不含技术费,农民如果愿意的话,还可以从今年收获的籽粒中留种用于明年的播种。

第二个对非专利转基因产品的可能阻碍是转基因作物在全球出口市场中必要的法规责任。不对出口市场进行追踪的后果可能是毁灭性的经济危机。目前,美国种植的90%的棉花、玉米和大豆是转基因的。这些作物在全球贸易中的价值为每年400多亿美元。如果法规批准(通常由专利持有者负责办理)环节中有任何闪失,与某个国家的贸易可能会中止。通常情况下,像孟山都这样的公司负责持续性的监测支持并向法规机构提供数据,以维持特定作物性状在全球的批准。

对此,一个可行的解决方案是AgAccord,这是一群在农业技术产品专利过期后继续承担法规责任的利益相关者组织。虽然未来5年内没有大量其他作物面临专利到期问题,但2021年之后,过期的专利数记录将显著升高。AgAccord计划包括两个不同的协议意向,利益相关者可以签署其中的一个或两个,它们将为农民提供出口自己的产品所必需的支持。

孟山都已经签署了一个被称为非专利转化事件适销性和使用权协议(Generic Event Marketability and Access Agreement),并同意继续为第一代抗农达大豆提供全球法规支持,一直到2021年。其他的利益相关者也签署了该协议,包括美国联邦农业委员会、美国种子贸易协会、美国大豆协会、巴斯夫植物科学、拜耳作物科学、陶氏农业科学、杜邦先锋、格罗联盟和美国国家玉米种植户联合会。

在该协议约定下,研究机构必须在专利到期前三年发出通知。随后有几个选择,关于如何参与全球法规责任的维护。专利持有者没有义务提供任何支持,因此肯定不会终结全能企业的迷言。但在AgAccord计划之前,没有法律框架来促进在作物中引入过期的非专利性状。

孟山都所声称的持续到2021年的支持可能标志着一种标准,使得其他的专利持有者很难不继续承担某些责任。此外,这些公司改善负面公共关系形象的意愿也预示了对未来其他非专利作物的全球法规支持。

不过,也正是法规责任,让Karl Haro von Mogel(威斯康星州麦迪逊市的一位植物遗传学家)认为开源生物技术面临着几个重大阻碍。他对常常落后于开源产品的公共研究机构持怀疑态度,觉得他们不能够永久维持转基因产品的全球法规批准。他说,作为一个选择方案,农民可以付费给资源库,以维持法规批准。

严格的全球法规制度确实不会有助于培养创新,也不利于资源开放的努力。美国联邦食品与药品监督局(FDA)的生物技术办公室创会理事Henry Miller对法规制度有一些尖锐的观点,他写道:

数十亿美元被公立和私立机构白白浪费在遵循多余的、不必要的、不科学的所谓法规要求上,这一定价已将公立机构和小型企业的研发挤出了市场竞争。

超过99%的商业化转基因作物都是大规模种植商品作物(玉米、棉花、油菜、大豆和甜菜),这些飞涨的研发成本正是其主要原因。

他说,企业这种努力重点扼杀了许多创造性的“特殊”转基因作物,一个例外是转基因夏威夷木瓜。

所以,就目前而言,豆农所拥有的是一个机会之窗。虽然开源生物技术可能推动这个窗口进一步打开,尚有待观察这一运动是否会如其支持者所希望的那样开花结果,让农民得到更公正的待遇,并让社会获得收益。

©2015 中国食品土畜进出口商会

京ICP备0502129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804号

页面更新时间 : 2018-11-17 14:55:43
Valid XHTML Valid C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