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验证码: verify code
当前位置: 中国进出口大豆网 - 调查研究 - 正文

大豆产业链必须了解的12大知识

来源:原创   |   时间:2015-01-05 09:15:13   |   浏览:2742

中国大豆产业的两次“地震

第一次地震,重新洗牌,外资进入

2004年在大豆减产和消费需求持续增长带动下,CBOT大豆于2004年4月初创出1064美分/蒲式耳高点。4月中旬大豆价格开始快速下跌,至11月份跌至500美分/蒲式耳区域,下跌超过500美分/蒲式耳,跌幅52%;国内大豆期货价格从3月底的4100元/吨高价跌至11月底的2500元/吨,下跌1600元/吨,跌幅40%。大豆进口成本随之从4月中上旬的4300元/吨跌至10月的2730元/吨,跌幅1570元/吨;国内东北地区大豆现货平均价格从3450元/吨跌至2200元/吨,下跌1250元/吨,跌幅36%。在这一下跌过程中,国内民营压榨企业损失惨重。据统计,当年国内整个油脂行业损失估计达到80亿元,其中山东依靠进口大豆的企业几乎全军覆没,一些企业用“180天大流血”来形容当时国内大豆企业的惨状。

实际上,当年对行业影响最重要的是行业格局的重大调整。统计显示:2004年初以华农、金石、汇福等为代表的民营企业占国内压榨市场的份额超过50%,以九三、中粮等为代表的国有企业仅占国内压榨市场份额的14%,以益海为代表的具有外资背景的企业占据了国内压榨市场份额的35%。价格大幅下跌后,内资压榨企业损失惨重,特别是民营企业普遍陷入亏损,资产纷纷被外资收购,引发行业大重组。至2005年,外资企业市场份额达到50%,而民营企业所占比例下降至不足10%,外资企业一举占国内大豆压榨业的半壁江山。

第二次地震,行业经受考验

2008年下半年以来,受金融危机影响,国内外商品价格纷纷大幅下跌,大豆等油脂油料类商品也不例外。2008年上半年原油价格创出147美元/桶新高后随即大幅下跌,至11月21日曾跌破50美元/桶。自2006年始,受生物能源概念影响而价格持续攀升的美国CME大豆等油脂油料品种于7月初创出1654美分/蒲式耳新高后,也跟随原油市场下跌,至10月中旬价格最低跌至825美分/蒲式耳区域,下跌829美分,跌幅达50%;受美盘价格巨幅下挫影响,7月初国内大豆期货价格在创出5855元/吨新高后下挫,10月中旬国内大豆期货价己跌至3081元/吨,下跌2774元/吨,跌幅为47%。在国内现货市场,大豆进口成本价从7月份的5950元/吨大跌至10月份的3080元/吨,下跌2870元/吨,跌幅48%;而同期东北大豆现货价格也从5300元/吨下跌到10月中旬的3300元/吨,下跌2000元/吨,跌幅38%。

通常,从美国和南美进口大豆的船期(从开始装船到最终运抵中国港口卸货所需的时间)在45天左右,而今年9月份至10月中旬这45天成为历史上油脂油料价格跌幅最大的一个船期。据统计,这期间大豆、豆粕和豆油现货价格跌幅分别达到37.5%、34.38%和61.88%。这一期间如从美国进口一船大豆,以9月底4300元/吨价格、每船大豆按6万吨计,则船一靠岸每船即亏损7200万元。根据商务部的统计,9月份中国大豆进口量达到了410万吨,按照45天的船期倒推,其大部分是按照CME7月大豆合约进行点价,那么进口成本在5950-4700元/吨之间,10月下旬后现货价格跌至3080-3300元/吨间,则行业理论上损失可达近百亿元;即使按最小跌幅1400元/吨(进口成本按最低价、到岸成本按较高价)计算,现货市场理论上损失也高达57.4亿元。而实际上,据业内人士估算,今年大豆加工行业的损失至10月底不超过14亿元,到年底前不会超过20亿元,全年损失不及2004年的1/4。那么,数据计算与实际亏损所产生的巨大差额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呢?

2008年油脂油料价格波动幅度超过2004年,但对行业影响相对较小的最主要原因,则是压榨企业普遍利用大连期货市场指导生产经营,并开展套期保值交易回避价格风险。2002年到2004年间大豆市场走出了持续的慢牛行情,大量民营企业对市场上涨趋势陷入盲目乐观之中,担心进行套期保值交易会失去可能得到的超额利润,因此除外资企业外当时国内油脂压榨业对期货市场利用不甚积极。2004年4、5月期间现货背景的法人客户在大连大豆市场持仓比重仅为30%(现平均在50%左右)。为博取更大利润,部分企业不仅不利用期市进行套保操作,反而在现货市场大量高价囤积的同时又在期货市场投机买进。当价格下跌时这些企业在期现货市场陷入了双重亏损的困境之中。当年亏损严重的大连华农和北京三河在美国订购的大豆数量都在10船以上,他们不仅未按按国际惯例在期货市场卖出保值,反而大量买入,给企业带来了颠覆性灾难。相反,当时大部分外资企业及中粮、九三油脂等企业一方面放慢了原料采购速度,一方面将原料库存通过期货市场卖出,使其避免了灾难性风险,如九三油脂当年通过期货市场为30多万吨大豆原料套保,避免了上亿元损失。

目前,油脂油料压榨与贸易的企业中,已有2000多家在大商所从事期货套期保值的业务;以粮油企业为主的法人开户多达1.4万个,其交易量占市场总体规模的15%、持仓量则占50%左右,企业对期货市场的参与和利用程度大大提高。据大商所进行的一次问卷调查显示,目前在大豆产业链条上,85.94%以上企业关注期货价格,规模以上企业普遍开展套期保值交易,而大商所大豆、豆粕和豆油这一完整的品种体系为企业风险规避提供了良好的市场条件。据统计,仅2008年10月份,参与期货避险的前20名大豆经营企业,其期货上的盈利额达到了10.41亿元,有效避免了现货经营的损失。

中国大豆产业格局:三足鼎立

目前我国压榨行业已经形成“外资为主导、大型国企次之,民营企业补充”的市场格局。分地区来看,东北内陆地区以大型国企和民营企业为主,如以黑龙江九三油脂公司、吉林德大油脂公司和沈阳金石豆业公司等为代表的东北大豆压榨圈;沿海地区主要以外资为主导、大型国企次之,民营企业补充,如环渤海地区以大连日清公司、大连华农豆业公司、秦皇岛金海油脂公司、河北汇福粮油公司、九三油脂公司、山东渤海油脂公司、烟台益海油脂公司、日照邦基三维和黄海油脂公司等为代表的环渤海大豆压榨圈,江苏和浙江地区以张家港东海粮油公司、连云港益海油脂公司、南通嘉吉公司、宁波金光油脂公司等为代表的江浙大豆压榨圈;以及华南地区以泉州福海油脂公司、东莞嘉吉公司、东莞中谷公司、广西大海油脂公司等为代表的华南大豆压榨圈。西北及中原地区主要以外资和民营企业为主,如以四川金石油粕公司、重庆新涪油脂公司、陕西邦淇油脂公司、周口益海油脂公司、郑州阳光油脂公司为代表的内陆大豆压榨圈。

套利

大豆期现套利所需费用

a.交割整理成本。进入期货市场交割的商品对品质的要求非常严格,一般需要对现货市场的商品进行整理之后才能达到期货交易所的交割等级要求。还需要交纳交割定金10元/吨(商品入库后返还)和交割手续费4元/吨。

b.运输成本。用于期货交割的商品在运输过程中对外包装的防污染要求比较严格。

c.发票。期货交割的卖方需提供增值税发票。

d.质检成本。黄大豆1号检验费2元/吨

e.入库成本。商品入库分为铁路专用线入库和汽车倒入两种方式。用于期货交割的大豆铁路入库费用为每吨约20元,汽车入库费用为每吨约3元。

f.仓储及损耗成本。期货大豆仓储及损耗费包括了仓储费、保管损耗、熏蒸费等,收取标准为0.4元/吨天,5月1日至10月31日期间,收取标准为0.5元/吨天。

卖方入库注册仓单费用= 铁路(或汽车、船舶)运输入库费用+检验费+等级升贴水+水分升扣价+杂质升扣价+相应仓储及损耗费。

种植面积之争—大豆玉米套利大豆和玉米同一季节播种,在对耕地面积的占用中存在着竞争关系。在耕地面积总体稳定的情况下,某一种作物播种面积的上升意味另一种作物面积的下降,价格关联度较强。由于计算种植比价相对繁琐,所以业内通常较多使用市场比价来比较大豆和玉米的关系。根据近十年的数据统计,大豆和玉米的比价一般在2.0-3.1之间波动。如果处于比值的高点和低点,就会引发种植面积的变化,从而通过供应量的减少对比价形成纠正机制,带来套利机会。

例如,2007年春播前夕,黑龙江大豆和玉米比价为1.8-2.2,处于较低水平,导致黑龙江省大豆播种面积下降了10%。大豆播种面积的下降又使产量受到影响,大豆价格在产量降低的影响下,上涨速度明显高于玉米。如果交易者在比价较低时进行套利,即每卖出2份玉米,对应买进1份大豆合约,可在大豆价格较快的上涨中获得不菲的利润。反之,在大豆与玉米比较高时,每买进2份玉米合约,对应卖出1份大豆合约,可在大豆价格较快下跌中获得利润。

三足鼎立-压榨提油套利

压榨套利包括大豆提油套利和反向大豆提油套利。

大豆提油套利:是在期货市场上买入大豆期货合约的同时卖出豆油和豆粕合约,属于原料与成品间的套利。忽略损耗和加工费,大豆与豆油、豆粕之间理论上存在着这样的关系:1吨大豆压榨利润=0.2吨豆油价格+0.8吨豆粕价格-1吨大豆价格-加工成本。

反向大豆提油套利:是大豆加工商在市场价格反常时采用的套利。当大豆价格受某些因素的影响出现大幅上涨时,大豆价格可能与其产品价格出现倒挂。其做法一般为:大豆加工商卖出大豆合约,买进豆油和豆粕的期货合约,以同时缩减生产,减少豆油和豆粕的供给量,三者之间价格将趋于正常,期货市场中的盈利将有利于弥补现货市场中的亏损。

跨品种套利是投资者对相同交割月份的不同但相关商品合约的同时买卖。比如大豆、豆粕和豆油之间的“提油套利”和“反向提油套利”就是比较经典跨品种套利组合的例子。由于大豆与豆粕、豆油之间理论上存在着“100%大豆=18.5%豆油+78%豆粕+3.5%损耗”的关系,同时也存在着“100%大豆×购进价格+加工费用+压榨利润=18%豆油×销售价格+78.5%豆粕×销售价格”的平衡关系,因此大豆、豆粕与豆油这三种商品之间存在着必然的套利关系。大豆提油套利是投资者在市场价格关系正向时进行的,目的是防范大豆价格突然上涨或豆油、豆粕价格突然下跌的风险,其做法是买入大豆期货合约的同时卖出豆油和豆粕期货合约。反向大豆提油套利是投资者在市场价格反向时采用的套利方法,当大豆价格受某些因素的影响出现大幅上涨时,卖出大豆期货合约,同时买进豆油和豆粕期货合约。

全球主要产国情况

全球大豆产业的发展起步于二战以后,由于消费水平的提高带动了大豆产业的发展。20世纪60至70年代后期开始,世界大豆生产迅猛发展。

二十多年来,全球大豆产量的分布比例也发生了变化。美国虽然一直都是全球第一大的大豆生产国,但产量比例已经由1983年的64%减少到2006年的38%。而南美大豆产量却异军突起,巴西和阿根廷的大豆总产量已经超过了美国,占到全球的44%。中国的大豆总产量虽然有所增加,但占全球的比例却相对减少。

美国大豆产业发展概况

美国的大豆产业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发展起来的。20世纪50年代初,美国的大豆面积还不足8400万亩,到1971~1972年增至25500万亩,1979~1980年达到42750万亩。至此,美国已成为世界最大的大豆生产、消费和出口国。如图3-3所示。1994年,美国孟山都(Monsanto)公司推出转基因大豆,1996年,抗农达转基因大豆开始大面积商业化生产。近几年来,抗草甘膦的转基因大豆在美国的比例越来越高,目前已占大豆总面积的85%以上。

在美国,绝大部分大豆被用来榨油和生产豆粕,少部分用作种子、制作膨化小食品、豆腐和农场自用的饲料。几乎所有的榨油厂都建在大豆主产区,有完备的铁路、公路和水运系统连接墨西哥湾或西部港口,便于产品外销。

美国大豆的含油率在18%~19%之间。在美国,豆油占油脂消费量(含植物油和动物脂肪)的三分之二。近年来,随着大豆对人类健康的功效日益受到重视,美国人食用大豆食品的热情不断高涨。在大豆的非食品利用方面,美国也居世界领先地位。

大豆在美国是仅次于玉米的第二大作物,在美国农产品贸易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为了提高大豆科技水平,改善产业政策环境,共同应对市场风险,美国种植大豆的农民成立了不同形式的合作组织,这些合作组织可分为两大类:一是产业协会,二是农业合作社。

巴西大豆产业发展概况

巴西大面积种植大豆的历史不足50年,但20世纪80年代后大豆生产发展迅速,从1970年到2006年,巴西大豆总产量增加了近40倍。巴西大豆具有单品种规模化优势,大豆主要品种只有2个,品种规模化种植十分突出,同时实现了统一栽培技术、统一防治病虫害、统一机械化耕作,除了生产效率高、产量高外,还保证了大豆品质的单一性(40%左右的蛋白质,21%左右的含油率)。

巴西大豆面积扩大,单产快速提高,且单产提高速度远超过其面积扩张的速度,主要是重视了大豆品种的选育和生产实用技术的研究与推广,他们培育出100多个适应性强的大豆高产新品种,还研究和推广了一整套简单、实用、有效的大豆高产技术。2001年巴西全国大豆平均每公顷产量已达到2722千克,超过了美国,居世界第一位。

出口贸易地位突出,巴西大豆及制品的出口贸易额占农产品出口贸易额的近1/3,中国已是巴西大豆第一大出口目的国。巴西仍有很大的发展潜力,稀树草原地区仍有6000万公顷待开垦。

巴西大豆产业的快速发展,除了优越的资源优势外,还与巴西的产业发展机制和巴西政府的有利政策密切相关。巴西农业生产的社会化服务体系比较健全,运行机制较好,服务水平相对较高。国家有大豆研究中心,各大豆主产区都设有农技服务中心,服务中心下设有服务网点,负责向当地农民提供市场信息、生产技术等方面服务,并与农民自愿组成联合体,协助采购农业生产资料。农场联合体一般由大型农场主牵头,负责统一购买种子、化肥等生产资料,既节约了成本,又有助于实现同品质大豆规模化生产。在大豆收获后,农民又自愿将大豆交由联合体进行销售,联合体主要通过芝加哥期货市场电脑联网交易,这更有利于开拓市场。联合体还以股份制或合资经营的形式,共建仓储、干燥、运输等设备,加快了新区基础设施的建设速度,同时又为联合体成员提供收费相对低廉的服务。

阿根廷大豆产业发展概况

阿根廷的大豆产业起步于1970年代中期,但发展速度很快,如图3-4所示。经过20多年的发展,阿根廷已经成为世界大豆生产和出口大国。目前阿根廷大豆种植面积、大豆产量和出口量均居世界第三,仅次于美国和巴西;阿根廷的大豆单产水平与美国和巴西并驾齐驱,比中国高35%左右。

影响阿根廷大豆产业迅速成长的因素很多,尽管经济改革前的宏观和微观经济环境都不利于农业,但阿根廷大豆产业得益于其适于大豆作物生长的自然禀赋、国际市场上旺盛的大豆需求、以及政府实施的对大豆作物的支持措施。90年代初阿根廷开始实行经济改革,政府的市场化政策对阿根廷大豆产业发展起到了巨大的促进作用,“松绑减负”和创造有利的外部条件。

©2015 中国食品土畜进出口商会

京ICP备0502129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804号

页面更新时间 : 2018-07-16 06:54:43
Valid XHTML Valid CSS